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医圣小说网 www.ysxs.cc,黑美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念儿跟震峰坐在客栈二楼靠窗的位置喝茶嗑瓜子,看似悠闲又自在,但其实这样的悠闲是震峰替她担保来的。

    自从三年前发生那件事后,她爹就不再给她自由行动的机会,就连她去庵堂也得要王妈跟著。

    今天要不是震峰保证不会出事,她爹也不会准她跟震峰下山透透气。

    “赶快吃一吃,该启程回山庄了。”震峰催她。

    “喔。”她懒懒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突然,楼下一阵騒动,不远的地方传来阵阵马蹄声

    她好奇地往下一探,只见一队浩浩荡荡的队伍由城门的方向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二,”她拉住了正想去凑热闹的店小二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姑娘有所不知,听说是当今六王爷的公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她挑挑眉“什么公子这么了不起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六王爷的事吗?”小二热心地解说“他是当今圣上的六弟,人称虎啸将军,可是个传奇人物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”“他的公子南下游历,所以县府大人亲自前去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位公子也是个风云人物。”震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小二天天在客栈里送往迎来,小道消息可是听了不少“据说六王爷至今未娶,这位公子也是近几年才突然冒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一脸惊疑,好奇的往楼下一瞧。

    迎接队伍正巧经过,百姓们站在大街的两旁,目视著队伍经过。

    怱地,一个英姿飒飒的身影进入了她的视线范围,虽然只是匆匆一瞥,却教她大吃一惊

    “恨生!?”她霍地站起,将半个身子全伸出窗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念儿。”见她一脸震惊,震峰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她缓缓地坐下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队伍很快的经过了,而她只能看著那熟悉的背影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呢?恨生怎么会出现在队伍中,他跟县府不会有关联,跟六王爷更不会有关联。

    三年前他被那老爷子带走后,就音讯全无。她相信他还活著,只是她不知道他在哪里。

    虽然这三年来,她也曾有过最坏的打算她再也见不到他,但是她还是愿意等,等他回来找她,然后带她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,再怎么样,恨生都不可能跟官府及贵族扯上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她想,她是太思念他了,才会把陌生人看成是他。

    她幽幽一叹,看来,她又该上庵堂去念念经,让自己的心平静一下。

    “大哥,”她抬眼望着震峰“今天我可以不上山,留在柔姑姑那儿住一晚吗?”

    震峰微怔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跟柔姑姑谈心”她一脸哀怨可怜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她那可怜模样,一直很同情她的震峰心软了。“好吧,我替你跟爹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哥。”

    ----

    入夜,一道黑影从庵堂屋顶上往下一跃,然后迅速地穿入后厢房。

    他是恨生,迫不及待想见念儿一面的恨生。

    有比丘尼推开门走了出来,他飞快地躲到拭瘁,小心的藏著不被发现。

    “黑姑娘,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。”比丘尼站在门口跟房里的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没什么事了。”房里传来了既熟悉又甜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别客气,那你早点休息。”比丘尼说完,旋身离开,而房门也随即关上。

    “黑”不是个易见的姓氏,而那声音也不陌生,恨生十分确定,屋里的人就是敦他朝思暮想,魂牵梦萦的念儿。

    他小心观察著四周,确定没人经过,迅速地从拭瘁走出,并来到房门口。

    房里的烛火灭了,他想她已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为免惊动别人,他拿出短刀往两扇门的缝里一插,然后再往上一提。

    门开了。

    推开门,他如闪电般的闪人房里,并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门一关,床边的帐子也同时掀开来

    “谁?”刚躺下的念儿一听见声响,便立刻起身。

    掀开帐子,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,她吓了一跳,她直觉反应地大叫:“啊!”见她大叫,恨生急著想跟她表明身分,但就在她尖叫后不到五秒钟的时间,他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听那脚步声,他非常确定那是个练过武,且颇有造诣的人。

    不想节外生枝,他拉住念儿,在她颈后轻轻一击,念儿立刻昏倒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抱起她,他从窗户飞射而出

    ----

    看着平躺在床上,仿佛熟睡般的她,恨生内心一阵激动。

    三年了,这三年来他只能看著她的画想她,而如今她正在他伸手可及之处。

    她穿著一般的衣服,长发如瀑,他可以确定她并未出家,但她为什么住在庵堂里?

    黑迎刃要她带发修行?还是她看破了红尘情事,决定住在庵堂?

    蹙起眉,他轻声一叹。其实他根本不该见她,在他向黑迎刃挑战之前。

    见了她,他的情绪会大受影响,而知道他要向她爹挑战,她也一定会苦劝他、阻止他。

    “该死”他低声咒骂一声,懊恼自己不该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待会儿她若是醒来,他该如何向她解释她为何在此?又该如何告诉她,他此行的目的?

    见到分别三年的他,她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?

    欣喜若狂?还是因为吃斋念佛三年而淡漠平常?

    他走回桌边坐下,心绪紊乱。

    “嗯”念儿迷迷糊糊地醒来,只觉后颈一阵酸软。

    是谁打了她?睁开眼睛,她发现这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。

    她记得有个人闯进她房里,然后她大叫,接著

    她被劫了吗?谁要劫她?

    翻身坐起,她发现有个男人背对著她坐在桌边。

    “你是”屋里只点了两根烛火,有点暗,而且对方还背著光,让她觑不清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恨生迟疑了一下,缓缓回头。

    即使觉得不该见她,但他都已经把她带回来,就没有理由不与她相认。

    “你”背著光,她看不清楚他的模样,只依稀觎见他的轮廓身影。

    他是个男人,高大的男人。他身上穿著上好锦缎缝制的衣服,似乎是个身分高贵的人物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她眯著眼,努力地想看清他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吗?”恨生往前几步,与她相距不到两公尺。

    这回,念儿清楚地看见了他的样貌。就算她还是看不清楚,她也忘不了这教她魂牵梦萦的低沉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