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医圣小说网 www.ysxs.cc,色女劫郎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不要吓我,

    因为我不禁吓,

    不要骗我,

    因为我承受不住

    我只要你

    陪在我身旁。

    心宁病恹恹的躺在床上,嘴里含着体温计,额头上还放了一个冰枕。

    她已经活得这么惨,此刻,竟然还有人伏在墙面上窃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看我吓得惊声尖叫,真的让你觉得活得比较快乐,是不是?”她咬牙切齿地问。

    雷斯捶着墙壁,抖动两肩,最后,他实在是受不了了,就蹲下身,窝在墙角,哈哈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这世界上就是有像你这样的变态,才会开这种低级加下流的玩笑!你以为这样很好玩、很好笑吗?你你去死啦!”

    心宁骂到最后,实在是气不住,于是,一把抓起邻近的枕头,使力的往那个可恶的小人方向丢过去。

    但一方面因为枕头太软,另一方面是因为她生病,力道变小了,她她她竟然没丢中!

    心宁不服气,开始随手抓到什么就丢什么。

    一下子整个屋子闹钟、相框、镜子、梳子满天飞,乒乒乓乓的,都快把卧室当成战场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那是我的笔记型电脑,它不屈于你,你不能”但他的话还没说完,他的电脑就已经朝他笔直的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雷斯倏地跳开身子闪过。

    “乓”的一声,他的电脑就毁了。

    雷斯甚至还来不及为他心爱的笔记电脑哀悼,他又看到心宁抓起了一把剪刀。

    天咧!她房间里的凶器怎么这么多咧?

    而且,她不是病了吗?一个病人竟然还会这么有元气,活像是个神力女超人似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!不要闹了。”他一个箭步奔到她的床前,夺去她手中的剪刀。“小心伤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滚开,不要爬上我的床。”心宁气得拿手去推他,可她手一提她竟看到了鲜肉!

    懊死的!她床边还放着那团恶心叭啦的‘假真心’!心宁都快被他给气哭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她红红的眼眶,不禁大叫:“不会吧?都已经过了三个钟头了,你还会被这个猪心给吓到?”

    “那很恐怖耶!”它不只热热的,还沾着血,而且而且她还记得它在她手中跳动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心宁哭丧着脸,不仅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脆弱?以前,她绝对不会被一颗猪心给吓得魂飞魄散,而且,还迟迟回不了神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真的是做得太过分了。”她擤擤鼻子,惊恐的感觉依旧盘旋在她心中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。”他自知无理的小声辩解。

    “这样一点都不好笑。”她恨恨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他真的知道,只是,要当他的女人,她迟早得习惯稍早那样的惊悚画面,而且,不是做假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他是萨了尼亚王室的后裔,他在五岁那年就遭人绑架,那样的经验对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孩而言,绝不会是个快乐的经验,但当他安全的回到家里,当母亲全身打颤地抱着他痛哭时,他才明白,原来自己并不是最恐惧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,那些关心他、爱他,不知道他是生是死的至亲们,他们才必须终日生活在痛苦的煎熬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将近三十年的时间,他一直学着让自己看淡个人生死,以游戏人间的态度去面对他必须承受的一切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光他自己一个人明白这一点是没有用的,他必须让那些爱他的人,也明白他随时都有离开他们的可能性,他甚至希望当那天来临时,他的至亲好友可以不要那么悲伤。

    为此,从十岁那年开始,他就不断的挑战所有具有高危险性的事物。

    他利用每一年休假的时间,玩尽镑种高危险性质的娱乐,他不是在向死神挑战,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勇敢的面对死亡,甚至让他的亲人、朋友习惯他的死亡。

    或许,他与心宁相识的时间还不长,而他们之间的相处总是在打打闹闹中度过,心宁可能还不懂他的心,但他己悄悄决定要她当他的女人,他希望心宁嫁给他之后,不仅能爱他,他还要她变得坚强,以便适应有一天,他若是真的遭逢意外,必须与她天人永隔时,她依旧能过得很好。

    或许,他用这种方法让她适应他随时随地有被暗杀的可能,并不是最好的办法,但却是他能想到不让她担心,又能渐渐适应的唯一方法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?”心宁不懂他的神色为何突然变得凝重起来?

    他总是叽叽喳喳的在她耳朵旁边讲话,心宁突然有点不习惯他的安静,她睨了他一眼,小心地观察他是不是又想使坏?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她很凶的问,想以气势取胜。

    “想你怎么那么脆弱?”他老实说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脆弱?”她立刻大声抗议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那颗猪心的时候晕倒了。”他说出他心中的隐忧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那是你的心,我我当然会晕倒啊!”她什么都没有多想的,脱口?*党鲂闹械幕坝铩?br>

    “你还发烧。”他又指出她脆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每次一紧张就会发烧。”她也不甘示弱的为自己辩白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在紧张我?”他又笑得极为嗳昧而讨人厌了。

    心宁最最讨厌他这个表情了,活像是她爱惨了他,没有他不行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咧!我又不是吃饱饭闲闲没事做,干嘛关心你这个混蛋?”

    她愈看他愈生气,忍不住伸手去推他。

    “你走开啦!”她想要下床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他有点着急的问。

    “上班。”她言简意赅的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都已经快五点了,你去上什么班?”他想阻止她。

    “我好几天没到公司看看了,我去随便逛一下也好。”她只想赶快回到她熟悉的工作环境,让她的心静一静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发烧。”他不准。

    “出去走走,让我透透气,有助于我早日恢复健康。”不然,老是待在家里与他四目相对,然后,再三不五时的接受他突如其来的惊吓,她不疯了才怪。

    “你走开,不要挡我的路。”心宁转身到衣帽间里挑衣服。

    他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明天再去上班。”他想多给伊曼一点时间,去解决潜伏在她身旁的危机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凝重,表情正经,那态度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而心宁却无视于他眼底的关心,一迳地要做她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她义正辞严的拒绝他,因为,在这个家里,她根本就是一刻也待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去公司也办不成什么事。”他好看好语的劝她。

    “你管我。”她转到更衣间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他捱在门边蹙眉,直到看见她换好衣服出来,那神清气爽的模样,真的有别于刚刚躺在床上一副病恹恹的形象。

    看来,心宁真的是一个工作狂,不去上班,简直会要了她的小命。

    “好吧!你可以去公司。”毕竟,生龙活虎地过生活,才是他所爱的康心宁,他不想剥夺她的生活乐趣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可以去。”意思就是她一点都不需要他的应允,心宁再一次提醒雷斯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得跟你去。”这是他的交换条件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的对话简直就像是鸡同鸭讲,心宁几乎快要被雷斯给打败了。

    她瞪大眼睛,像是在看外星人一样直盯着雷斯瞧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看我?”雷斯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我们我们是不是曾经交涉过,而我曾经允诺过你什么?”她忍不住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比如说?”他要她说清楚、讲明白。

    “比如说:我有答应让你介入我的生活吗?我有授权给你,让你打理我的生活吗?”她好怕自己或许不知在何时,突然脑袋秀逗,会承诺让他介入她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他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也是,那你为什么一而再、再而三的不准我做这、不准我做那?为什么我连要去上班,都得跟你交换条件,我才去得成?

    “而最最重要的是,你是我的谁?你凭什么认为你可以代替我做主,管到我的生活?”她很不客气的质问他、吼他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两天不让她去上班,她真的是气坏了,雷斯在心中暗忖。

    “好了、好了,别气了,我不是说了吗?我已经答应让你去公司了,你怎么又像个孩子似的又吼又叫?女孩子脾气不要这么坏。”他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哄着她。

    心宁张口欲言,却老半天都扯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算了!箅她服了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