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医圣小说网 www.ysxs.cc,暴君总裁的狂烈烙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施筱寅在施家除了经常让施嘉禾捉弄外,其他倒是挺自在。施守义很疼她,在经济上给予她很大的使用自由,但她却极少挥霍,除了买东西赠送孤儿院的小朋友们。

    也因为她从不向同学谈论自己的身世,所以除了李毅之外,没有人知道她是证券大亨施守义的独生女,大伙儿都拿她的怪脾气当话题,几乎没有人敢与她深交。

    “筱寅,这次的公演机会你又被除名了。”李毅极不服气地说:“话剧社里每个人都明白,只有你来担任这个角色才能诠释得完美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一点也不在意。”下课了,她拿起几本书正要走出教室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样,向来独来独往,为什么不和其他女同学一样,下了课后约着去看场电影?”李毅挺不解的。

    “并非我爱独来独往,只是当你与她们成为麻吉、挚友后,就不好隐瞒自己的家庭背景,但这些全是我最不愿意坦白的。”她无奈地叹口气“所以她们会排挤我,我本就心知肚明,也料想得到,既然如此,也没什么好难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想得开。”李毅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想不开的;。”她转首望着他,意有所指地说:“何况我又不是没有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筱寅,你该知道,我想做的不只是朋友。”他终于说出他的想法,并大方地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但筱寅却赶紧收回视线,笑得尴尬“李毅,你该知道我要说什么才是,或许这辈子我都不会涉及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李毅极力想为自己争取机会“你不是一直想脱离那个家吗?如果如果你能嫁给我,就可以--”

    “李毅!”她皱起眉“如果你真执意如此,那我们的友情也就到此为止吧!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不说就是。”他深情的眸影还是褪不去“我只是不忍心见你这样,看你身上、脸上到处是伤,我虽然没办法找你哥理论,至少可以让你躲在我的羽翼下,真的,我只是想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筱寅笑望着他“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,不过我希望你能往四衷拼看,班上还有不少女孩迷恋你喔!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李毅只好干笑“看样子我是不能不死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心希望你幸福才会直接告诉你,不想让你留有不该有的想法,那只会害了你。”她站了起来,拍拍他的脑袋“快毕业了,你有什么想法呢?”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想法,只好先去当兵了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找个工作,这应该也是逃避的好方法。”虽然这么做挺对不起栽培她的父亲,但她只想松口气,呼吸一下自由新鲜的空气。

    李毅点点头“那我祝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快上课了,进教室吧!”筱寅先行快一步进入教室,李毅随后也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班导走了进来,手里拿着一张求才简章,望着班上的学生“各位同学,我想你们即将离开校园,尤其是女同学一毕业就要面临就业问题,可能心底会有股茫然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所有女同学都跟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下不用担心,三天前老师经由校长那儿接获亚东金控开发集团寄来的求才简章,是针对我们国贸系进行人才的擢选。”班导对大家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啊,真的,那太好了!”班上女同学都很开心,至少多了一条就业管道。而筱寅也猜得出来是陆玺采纳了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还有,亚东并不采纳考试方式,他们认为一次就定生死很不公平,所以要我提供班上所有同学的平时成绩作为参考,于是我刚刚已经接到任用通知,总共有五个名额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女同学个个都正襟危坐,绷紧了神经,其中尤以筱寅更甚。她相信其中人选一定有她,毕竟这是她先对他提出的要求,他不可能不用她吧?!

    “听好了,五位同学分别是郑佳琦、蒋月棻、蔡”

    直到五个人名全都说出来之后,筱寅却错愕地站了起来,突兀地问:“老师,你能不能再说一次?”

    班导被她这样的反应给弄得一愣“没问题,入选的名单有”

    仔细再听一次,还是没有她,这下筱寅终于明白,他是故意的,故意要给她个下马威,存心要她好看。

    其实他用不用她根本无所谓,但她气他居然用这种“小心眼”的手段来报复她。

    行,他既然要这么做,她也要让他知道她施筱寅并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下午,她请了假,一个人坐车来到“亚东金控开发集团”

    “小姐,请问你找谁?”服务台的小姐问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是来会计室请款的。”曾在老爸公司实习过的她,大致知道唯有这个方式才可以进入大楼内部。

    “那请你直接上三楼,会计室在那儿。”终于,她放行了,筱寅也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到达三楼后她并没停下来,而是直趋上头标明的总裁办公室楼层。电梯门一开启,筱寅发觉面对她的是好几张办公桌椅和数名男女。这时,其中一名女子站起问:“小姐,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?”

    “走错地方?难道陆总裁不在这里上班?”筱寅很大方地走进去,前后左右直张望着。

    “总裁是在这里上班没错,不过他现在不在。”这女人的穿著非常简单大方、恰如其分地表现出她的精明与内敛,看来可能是他的秘书。

    “那他今天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留在这里等他。”施筱寅完全不去看她和其他人不耐又拿她没辙的脸色,直接走到角落的沙发坐定。

    有位男助理走向她“小姐,如果你没预约,还是请离开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这样对待访客的?”筱寅是铁了心,没见到人是不会走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--”

    这时电梯门正巧开启,当陆玺走出来,乍见这一幕,眉头已不自觉扬得高高的。

    筱寅立刻装模作样地奔向他,紧抓住他的手臂“玺,你回来了呀!哎哟,害人家等这么久,还被大家恐吓呢!”

    陆玺的眸光随着她的手指瞟向刘秘书与男助理,只见他们赶紧摇头说:“对不起总裁,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她是您的”天,到底是什么呀?!

    他又看向紧抓着他胳臂的小女人,还有她嘴角挂着的捉弄微笑,表情蓦然转为僵硬。

    好,既然她喜欢玩这种游戏,那他不奉陪就枉费她大老远赶来这里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便当着众人的面,出其不意低头吻住她的红唇,在筱寅错愕之际徐徐加深这个吻,狂狷又孟浪,霸气得差点让她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她的小脸一下刷白、一下嫣红,脑海中只剩下一片空白,本来想出的点子全被他这个吻给洗掉了!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女友。”他缓缓离开她颤抖的唇,慢条斯理地说着。

    大家无不倒抽口气,因为在大家眼中,总裁一向以公事为重,女人对他而言向来可有可无,就连那个丽子也不看在眼中,可现在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女朋友来!

    “我才不--”

    “别不好意思了,寅寅,进来我办公室吧!”陆玺不等她说完,就将她带了进去。他的办公室四周全是玻璃帷幕,内外都可一览无遗,如果想保留隐私就得将活动布帘拉上。

    只见他压下自动钮,两边精美布帘慢慢移动,巧妙地将里外隔绝,反而给人一种充满遐想的暧昧氛围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。”他扯唇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的,故意做给他们看的?”她气愤地说。

    “咦,难道是我误解了?这不是你刚刚一直想表现的关系吗?”陆玺靠在玻璃墙上,望着她一脸怒颜。

    怒火将她的小脸衬托得嫣红,形成一股固执的美丽,他虽然欣赏她的小脾气,可是太火爆,还是会让人忍不住想好好教训她一番。

    “行,我们算是卯上啰?”她弯起嘴角轻笑“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要告诉你,你不要以为没有录用我就可以打击我,我一点儿都不在意。还有,我从没想过你是个心眼这么小的男人!”重重哼了声后,施筱寅立刻转身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专程跑来我这儿,就是为了这桩事?”他坐回椅中“我还以为你是特地来看我的,还真是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臭美!”她咬着下唇。

    陆玺笑意盎然地打开抽屉“这份是学业评估表约两个月前贵校校长交给我的,你可以亲自看看,上面还有校长的签名与日期。”

    她皱着眉上前瞄了眼果然是。

    这么说,他会录用她就读的学校的学生,是早就有的计画,不是因为她的提议啰?老天她到底做了什么蠢事?

    “贵校校长早就有意为他的学子们寻求毕业后的出路,于是copy了会计与国贸两个系所的学生成绩过来,而今天到校公布的就是以这些成绩为主的,我没有特别针对你,因为你的成绩我看看”

    他翻到她的班级成绩资料,从头开始找“嗯,在这里啧啧啧,我只能说你进步的空间还很大,难怪评估小组没有挑上你,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我成绩不好,你能不能不要挖苦我了?”她很生气地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陆玺笑着站起,走近她托起她的下颚,大胆地注视着她的眼睛“我就说以后你就知道了,现在你该知道,我是个很公正的人,不会因为哪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坏了自己做事的分寸。”

    撇嘴一笑后,他居然推开她,走到一旁档案柜,开始翻阅着必须审查的几个case。

    他老是说她自以为是,但她说什么也不会相信,如果他对她没有意思,就不会帮她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带了抹媚笑,故意贴近他刚硬的身躯,这么说你完全都不可能偏袒谁啰?”

    “你这又是哪一招?”他定住身不动,但嘴角蜷起的弧度倒是极为诡异。

    “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坏嘛!”

    “你本就是坏女人。”他突然箝紧她的娇躯,对住她吃惊的眼睛“我可以偏袒任何一个听话的女人,记住,任何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听话呢?”她眨着一双水媚大眼,心底虽害怕,却怎么都不肯表现出来,只顾着流露令男人招架不住的万种风情。

    “只要够媚也成。”他瞇起眸。

    “只是够媚,不带感情?”筱寅眨着无辜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从没想过要谈什么感情,也不觉得男女之情得搞得这么复杂不可,你情我愿下亲热一下,不就挺好吗?”

    有天他或许会结婚,但那也是为了陆家、为了他父亲、为了传宗接代,所以他娶的女人一样是可有可无,只要不是太让人生厌,谁都可以列入考虑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对我好不是因为对我动了真感情。”筱寅一双细长的柳眉,微微紧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但或许有另一种成分。”他勾起嘴角轻挂的笑痕。

    “哪一种?”

   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