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医圣小说网 www.ysxs.cc,暴君总裁的狂烈烙印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都七点了,你怎么还不下班?”在楼下一直等着陆玺等到七点的筱寅,终于撑不住上楼找他。

    “明早有周报,所以得看完各部门的资料。”他笑了笑,没料到她会来找他。

    “早上丽子来找过我。”筱寅露出一朵牵强的笑容。

    陆玺笑容一敛,往后靠向椅背“她对你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要我离开你、离开公司。”柔柔的瞳底放着太多爱意,让她的心跟着抽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,就这样?”陆玺戏谑一笑。

    “还说她还说你们曾经同居过,也如你上次说的,她还承认为你堕过胎。”说时,筱寅情绪有些激动,眼角已染上泪。

    “你相信她的说词了?”他目光转为慵懒,正等着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虽然你说过这一切都是假的,但我又如何相信你?”往往都是这样的女人被伤得最重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你就是不能百分之百相信我?”他仰首轻哼“好吧!那你走,离我这个危险人物远远的。”陆玺表情一转矜冷,之后不再多语,也不肯多说半句挽留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连一句话都不肯解释吗?”她难以置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该解释的我都解释了,你愿意信也好不愿意也罢。”他恼火地将桌上的资料夹拿起又重重砸下“难不成要我登报公告周知?呵告诉你,即便我这么做,在众人眼中我还是罪人。”

    “陆玺!”筱寅吃了一惊,被他此刻的反应给弄得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“在大家眼里,我一向公私分明,没有任何条件可说,有些下属还称我为暴君。对,这就是我,我本就刚烈无情,玩了一个女人又一个,不但脾气不好,还没人品,这下你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她的不信任似乎严重刺激了他,这些年来尽管公事再忙、再累,被丽子缠得再辛苦、再无奈,也不曾像现在这样,让他激动得想对天狂吼。“你生我的气了?”她小心地瞧着他的脸孔,威严凛人、晦涩阴沉,不禁让她的心连抽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“已没关系,就不会生气了。”他的话语冷飕飕地落下,故意将心底的怒火隐藏在他无情的外表下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?!”顿时,一种不知名的痛苦像带了刺的鞭,直鞭笞着她的心“你你太卑鄙了,随便偷走我的心,却用这样的话想摆脱得干干净净!”

    看着她的泪容,他是闷、是痛,可是现在他已不想再挽留什么了。是他过去太大意让丽子有机可乘,如今在还没摆脱丽子前,对筱寅而言或许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见他仍不说话,她的心彻底碎了“好,我走,无论是对是错,我走就是了。”她激动地对他说完后转身就走,可到了门口,她又忍不住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断了吧!”他闭上眼“不要再执着什么了,离开我这个始乱终弃的男人,是你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筱寅好气、好气“你果真是个无情暴君,或许我在你心里真的只像蜻蜓点水般,不值得一提吧!不过,我只想问,你还记得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她知道他现在定是恨死她,恨死她的不信任,既然如此,就让他恨到底、恨个够,让他知道她就是让他胸前划伤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谁?”他没心情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小馒头。”说出口后,她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机会,便从他面前忽地逃离,直接奔进电梯里。

    ----

    小馒头小馒头好熟的感觉。

    突然他想起了几句对话--

    “对了,你叫什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我叫小馒头。”她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小馒头?!有这种名字吗?

    “而我叫”

    对了,当他正要说出自己的名字时,他父母赶来了,因此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。莫非她就是那洋娃娃的主人?!

    陆玺猛抬起头,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倏地冲出办公室。到了大楼外,左看右看仍不见她的人影,才打算到地下室开车四处找找,却见到不远处的行道树后,露出一截眼熟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筱寅。”他快步走到她面前,抓住她的肩。

    “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她已哭得像个泪人儿。

    “我有透视眼,却没穿透你的心,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你是你是那个小女孩?”愈看愈像只是当时她眉宇间藏着的是害怕与无辜,现在有的则是坚强与傲气。

    终于,他有理由解开那道被缘分与熟稔感所拉扯的谜。

    “我想说,但不敢。”她抽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敢?”

    “怕你怪我让你受伤。”她望着他那张冷沁的表情“就像现在这样怪我然后赶我走、不理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筱寅!”陆玺使劲地将她拉进怀中,抚着她的背“我我也乱了,真的,面对你的不信任,我真的乱了。”

    筱寅没回答,只是静默地听着他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这时他才说:“我是曾经和她同居过但堕胎是绝没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没有说什么,只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轻抚她的发。

    “没我只是想抱紧你,不让你再丢下我不管。”她闭上眼,心在悸动,此刻她真的好怕、好怕他真要与她断了。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他轻笑。

    “不准你笑,你怎么可以笑呢?说断的人是你,可你居然还骂我傻。就算是我傻吧!我还是不想放你走。”一双藕臂搂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走,说断了只是很绝望时冒出来的话,虽然我早知道我铁定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她终于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他揉揉她的脑袋,愈想愈是离奇“真的,台湾虽不大,但也不小,能够再遇到你,是我连作梦都没想到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就在我听你说你是为了一个女孩捡娃娃才受伤的时候,可是狠狠地吃了一惊,甚至全身直发抖,外界说些什么我全没听见。”筱寅回忆着当时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哦我明白了,你那时候之所以表现得这么反常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?”他瞇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,你也会反常吧?”她甜甜一笑“不过我现在很轻松、很快乐,拥有这些年来最开心的一刻。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对你还好吧?”他突然问出的话,让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爸的事?”

    “在那件事后,我曾经又去了趟育幼院,可惜晚了一天,听院长说你前一天就被生父领回。”他抚着她的发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来找过我?”筱寅心一动。

    “嗯,我只想知道小馒头过得好吗?可有被人给欺负了?还有,我想知道她的名字。”他动情地吻着她的唇角。

    “你真来找过我?我一直以为我是个没有人爱的可怜人。”她鼻根发酸,心中被泪滑过的全是一丝暖意“没想到还有人关心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将永远都有着我的关心。”他狂傲的两潭深泓流露出一丝浓浓暖意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用力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丽子的事,你别放心上,我会处理的。”他说出对她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。”对于他所说的话,她已是完全信任。

    “对了,既知你是小馒头,我是绝不可能让你继续当小妹。关于职位问题,我可得好好想想。”他用力爬了下头发。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,我当小妹已经很习惯了,只要不是那些刻意找麻烦的,我都可以应付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我的脾气已磨掉不少了,你没看出来吗?”她在他面前转了一圈“原来的棱角都不见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一手敲着下巴,瞇起眸仔细探究了一会儿,最后忍不住直摇头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停下动作,蹙眉看着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没啥改变,只是人变得聒噪了。”他撇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厚你就会欺负我。”她拧起眉,不依的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现在的你跟小时候差好多。”还记得那时的她胆怯、柔弱,可现在的她却大胆、刚强。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的是哪一个我?”她专注地问。

    “嗯说不上来,应该说各有让人着迷的地方。”转过她的肩,他将她往办公大楼带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你小时候已为我着迷了?”她得意地抬高下巴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说是的话,你是不是连尾巴都要翘起来了?”他落下一串轻哂。

    “到底有没有嘛?”筱寅追问。

    “偏不告诉你。”陆玺对她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不要嘛,我要知道答案啦!”她怎么可能放弃。

    “哈那你慢慢等吧!”他赶紧加快脚步,躲进大楼里。

    “好,你硬是不说的话,我就吵你一辈子。”筱寅加快脚步,迅速追了进去,就此这栋已沉静的大楼便不断发出她吱吱喳喳的追问与欢笑声

    此时,站在大楼外的丽子,已从头到尾瞧见了这一切。她拧了双眉,紧握住双拳,一张脸已气愤下烧得火热。

    ----

    本田丽子利用各种关系终于查出了施筱寅的底细!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,委身在“亚东”当小妹的她,居然是“庆通银行”的大股东兼总裁的施嘉禾之妹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她是何居心,家里有公司她不做,偏要来抢她的男朋友。如果她本田丽子不夺回来,岂不让人笑话吗?

    今天,她便以私人名义找上了施嘉禾。

    向来不随意接见外人的施嘉禾在得知来访的女人是陆玺的未婚妻时,立即准予会面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丽子小姐会光临敝公司,真是稀客。”施嘉禾轻声笑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过我会找上你,毕竟依目前情况看来庆通和亚东算是死对头,不是吗?”她露出风情万种的微笑。

    施嘉禾望着她的艳容,瞬间丢了魂“别这么说,商场上本就如此,不过私下还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