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医圣小说网 www.ysxs.cc,魔鬼沙尔的新娘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他们根本没想到会有这种突发状况对方是个女人女人耶!只会哭哭啼啼、拿来泄欲的工具,竟会如此反抗偷袭,撂倒他们的伙伴。

    胜负是一瞬间的事,而仓皇则是致命的武器。钟瑞以肩背着他,没料到撞击疼痛令她咬下唇,原本冲马过来的赛小汉子眼当见,恐惧地想勒紧缰绳,却已尺步矣。

    赛小汉子方跌下马,许大个儿亦开枪射击,噼哩啪啦地将子弹射得满天开花,好不精彩。可惜许大个儿手软加上心乱,神经无形又拉绷到极点,百发百不中,可是也够钟瑞受的。

    她伏身趴在地上,等着这阵枪林弹雨扫过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钟瑞悄悄睁开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咻、咻、咻咻咻咻。

    “操!”没子儿了。这个事实闪进他脑海中时,钟瑞精确地扣下扳机,让那句脏话成为他的遗言。

    钟瑞十分灵敏地直起身子,而后头却传来枪膛振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!”

    钟瑞小心地屏住呼吸,左手十分缓慢地仰斜往后伸直,捏住皮裘尾端末角。她的长铳枪,已不及再藏回隐密的披风底下。

    她斜睨眼角侧光,偷觑他逐渐逼迫的步伐,在心中默默计时。

    “把枪放下来不,你把枪举高、举高!举到我看得见的地方,枪口朝上。”绰号朱仔的家伙歇斯底里地喊叫。

    钟瑞按照他的话做。“是孙娇娘叫你们来的?”她语气平静地点出事实、“不要晃那把枪,不准晃那把该死的枪。”牛仔被一连串的措手不及吓得六神无主,握枪的手颤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是孙娇娘叫你们来的?”不得到答案她绝不罢休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牛仔肥肥的嘴唇一开一合。“对,对!”他像被逼到极限大叫。“你杀了他们,你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钟瑞不吭气,明白他的脾气已被惹起来。

    “孙姐没说你这么难缠。”牛仔念出一阵串秽不堪言的脏话。“她说得太简单了,还跟我们保证一切都会顺利”他边说边搔头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一切都会顺利?孙娇娘的“安排”果然不同凡响,轰轰烈烈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这泼妇居然敢害死我的朋友。你以为我们不敢吗?回去后全部的兄弟都会上来。大家会玩得爽爽的,沙尔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沙尔?”人在愤怒中还一直说话,气氛高涨的程度便炽得更快,这点对她很有利。“这又关沙尔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先前沙尔太自私了,没有一个女人不是营里的弟兄一块共享,没道理你可以例外。呸!”朱仔注意钟瑞整个人呆在那儿,以为她被自己的一番话吓住了,不觉从恐惧中浮出一丝得意。“别担心,婊子,大爷咱们绝对会好好补偿你、疼爱你。”

    哇哈哈哈!钟瑞往上翻个白眼,真亏牛仔这番话还能说得脸不红气不喘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把枪往后,放手松掉。手举高,让我看得你的动作。”想在仅靠月光照射的夜中盯准标的物的确不太容易,无怪乎牛仔会下此命令。

    枪“锵啷”一声从她手中滑放,发出倒置在地上的震动。

    “咻!”钟瑞左手抽起在肩上的皮裘,张掀力道成风,迷乱了人的瞬间视觉。朱仔的视线不由自主地随那团星抛物线的黑影晃动,一个失神就将枪口挪了寸许,待再回头,已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啊”受惊的喊叫被飞切过来的匕首生生砍断,在空气中散去。

    书香书香。波okspice书香书香

    手儿有些微颤,钟瑞依然鼓足勇气,俐落地将匕首从尸体的喉咙上拔出来。

    大量的鲜红顺势淌泊出来。

    忍着点,钟瑞,别把这当人瞧。他是个畜牲!钟瑞缓缓吐出纳息,依然挡不住我那股恶心的晕眩。她忍不住跑开,半靠着一棵树干,弯下腰就呕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杀了人。

    吐尽胃袋中的东西,钟瑞仍无法制止干呕。

    我杀了人,我杀了人,我杀了人,我杀了人。

    抓嵌入树皮的手指发白,还微沁出血丝,钟瑞的侯咙滚出可怕的干涩呕吐。她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她终于虚软地倚着树干瘫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杀过狼、她杀过野猪、她杀貂狐豹鹿,以为这次双手再沾血腥没什么大不了;更何况这群盗匪是抿灭了人性,和那些禽兽毫无差别她错了。

    老天啊,她一闭上眼皮就能看到张张血淋淋的人脸,横冲直撞而来。太阳穴上冷汗涔涔,再抹去也是枉然。她从不曾想过,自己有朝一日会了结人命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”发白的唇瓣间吐出几不可闻的啜意。“我要回家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数来回罢,钟瑞方逐渐回神,宣泄出—串歇斯底里的笑声。

    为什么她会落到这等境地?

    问天,无语:问自己,更无解答。

    马儿是最骇闻到血味的,早在人闪彼此战争时落荒而逃。她身形蹒跚而举起步伐,向挂在天边的月儿遥望一眼,祈求自己能走对回“伦哈卡见”的路径。

    书香书香。波okspice书香书香

    班纳图克一伙人离开营地前一晚,已拟定夜袭阙氏“天关”的计划。酒足饭饱之余,男人们围在一起讨论。

    名义上是讨论,其实都是班纳图克在发号施令,分派任务。

    “高三、高四传了消息回来,他们将在‘天关’庄子后右小门那儿接应咱们。逃邺更梆子敲完巡更,咱们就可以先到那儿等着。”

    班纳图克看着部下。“小纪着七、八个人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被点到名的部下立即回应。

    精明听眼露出一丝赞许,手指再度指着绘制甚详的草图,轻敲一点。“这儿的庭园埋有守卫及机关,占地最广,往大后门必先过此关卡,才能到达屯粮仓。沙尔你和王大伙十个人,不举火把候着,看见高三起的暗号再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中庭是女人小孩居住的场所,戒备亦最严密,旁儿有一栋‘宁幽居’,阙家的老头就睡在这里头。每两个时辰交一次班,早上五点起便开始有人起床活动,准备早上的干活儿。阿伍和朝勒孟”

    听着听着,沙尔这才了解班纳图克多年来未曾失风的原因。

    周详的计划加上心狠手辣想不成功也难。

    班纳图克人够聪明也够小心。这种行动乃是沙尔加入他们后首度参与,也算得上是种对沙尔测试。除此之外,班纳图克还特地将属于沙尔的人力逐一分散,和自己的部下搭合成组,以方便做监控工作。

    “事成之后,咱以口哨为暗号,像这样班纳图克鼓起腮帮子吹哨示范。”所有的人闻声撤退,在十五坦克远外黑潭会合。“

    “老大,那咱们抓的那些废物什么时候会派上只场?老拖着多麻烦?”另名尖嘴猴腮的家伙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安静在旁聆听一切的周宾,一眼瞥到朝勒孟激动得握紧的拳头,一副想冲上去拼命的模样;他不动声色伸手至朝勒孟腰后,牢牢按住他稳稳坐定。

    也不能怪朝勒孟失控,听听这些强盗如何草菅人命。废物?商队那些人和他们都一样是人,一样命只有一条,他们却用那种视人命如粪土的口吻在高谈阔论。

    聚会散罢,沙尔心事重重。不但没有回去休息,反而跃上自己的坐骑,吆喝它加快步程。

    他不敢回去,怕看见钟瑞的熟睡脸庞,今夜他最不需要的便是这般一触即发的脆弱柔情。

    周宾从未见过沙尔显得如此孤独而脆弱,这是他们那个一向冷峻无敌的首领?

    他为了那名红发的俄国女子改变太多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朋友,周宾当然是喜见沙尔再度凡心怦动,会注意到女人但,为什么是这个时候,为什么是在这种情况下?

    “咱们的‘耳朵’听到了班纳图克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耳朵”是沙尔派去监听班纳图克在夜里帐中动静的人,每晚皆然。

    沙尔挑挑眉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商队的人要被拿来当肉盾。那天晚上双方一开打,便将他们五花大绑推到跟前,乘阙家枪手扫完第一排子弹,发现错误时,他们再蜂拥而上,以占先机。”

    这招够毒、够辣、够腥、够狠!

    难怪班纳图克先前会同意沙尔的说词,留下那些人的命因为他打算的“后续”更绝!

    “沙尔。”周宾安静地催促。“是该做个决定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夜风平白卷起,树叶发出磨蹭的悉卒声音,沙尔夜色半掩下的表情更为绝然。

    书香书香。波okspice书香书香

    阙家“天关”这个封号并不是平空而来的。北大荒中火力最足、枪弹最多、门户把守最严格的阙家,曾五次打退来袭的流匪,实力坚强自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三大牧场镑有千秋,阙家特色在于年年丰腴的农收,不但自给有余,尚能分卖给“伦哈卡贝”、“双星”等大大小小的牧场做急用。阙家就此为根本,方发达成如此庞大的规模。

    在东北中,一斤高梁比一斤金沙更为珍贵,也难怪阙家仗着其丰盛的农收可以雄霸一方。

    书香书香。波okspice书香书香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砰磅!

    “哎唷!”很显然,有人跌跤了,还摔得不轻哪。

    沙尔反射性的回头,正好瞥见王大此刻头下屁股地趴在地上,周身上下拍起一阵灰尘“他娘”王大欲破口大骂的声量被一旁的同伴一掌捂住,这才想到自己身在何处,悻悻然地住了嘴。

    沙尔懒力量再看他的乌龙样,并开始怀疑班纳图克若总是带着这群菜鸟,是如何纵横肆虐于北大荒边界。

    阙宅主屋占地的近约半顷,亭园桥阁造得富丽古典,一点也不亚于关内建筑。当然,尚水包括屯粮仓库、武器库、牧羊场及马厩等

    沙尔同其他人一样,躲在充满黑影的角落等待这号火把焰光高三的暗号。

    班纳图克躲在正门处,押着商队的人质伺机而动。

  &nb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